愿你与这世界温暖相拥——读《每一个善举》

信息类别:学习驿站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-12 15:50:40

(文/虎虎昇威)

童年的记忆大部分是模糊的,但总有那么几幅画面在脑海中记忆深刻,挥之不去,这些回忆往往不是那么美好,比如我记忆深刻的几个画面都是与“陌生环境”不相容的,我清楚得记得自己从乡下转到城里上学,有一次被冤枉没交作业,被老师罚站挨训,而那个偷偷把我名字改成自己名字的城里孩子却没被批评;第二个场景是我和几个小区的孩子转学到另一所学校的时候,一个孩子因为成绩差没有班级要,一个人寂寞地坐在楼梯上,而我被一个善意的老师领到了班级,挤在别人的桌在上……许多年过去了,这些早已成为往事,却每每总被我忆起。

有人说回忆是美好的,其实不然,我的回忆中经典的场景总是与“被伤害”有关。正如《每一个善举》中那个不被班级同学接受的玛雅,她屡次试图与别的同学搞好关系,却被泠漠相向。故事的主人公“我”从一开始就拒绝和玛雅交朋友,更害怕失去同伴而刻意与玛雅保持距离,最终玛雅离开了。或许你我身边都有这样的例子,当周围的同伴形成了“小集体”的时候,他们往往拒绝外人的介入,并且为了维护“小集体”的平衡,会做出伤害其他孩子的行为,就连我家的宝宝在3岁的时候就会和要好的朋友联合起来,保护他们的“伙伴”关系,在“伙伴”内可以互相帮助,一笑泯恩仇,但是在“伙伴”之外他们却“同仇敌忾”。

人性使然?还是后天的“美育”教育不够?我们不得而知,但当我们看到《每一个善举》中玛雅赖到新班级,因为家境贫寒,穿着破旧,自卑地低下头的时候,那种心痛感同身受,当她拿着生日礼物、改变穿着等方式,试图与自己的同学建立良好关系的时候,她的同学非但不接纳她,反而嘲笑她,给她取外号“新不了”,这是怎样的一种排斥和侮辱呀!“她围着整个操场一直不停地跳。她一次都没有抬头看,只是一直跳,跳,跳。”玛雅最后的出场定格在这样的画面,或许是一种发泄,或许是内心挣扎的外化,从此她再也没出现。

当艾伯特小姐在课堂上讨论善良主题,“我们所做的每一件小事,都会像波纹一样,向整个世界发散力量。”“我”才意识到自己对玛雅造成的伤害有多深,可向玛雅表达善意的机会已经遥不可及。玛雅插班的时候,“那个冬天,雪覆盖了一切”,然而洁白的雪花并没有涤荡“我”内心的冷漠,反而让玛雅感受到了冬天的寒冷;当玛雅离开的时候,“冰封的池塘解冻了,小草开始从雪覆盖过的泥土里钻出来”,“我”也开始了反思,“善良”的小种子也在“我”心中发芽,只不过来得有点晚。

看《每一个善举》的时候,正好看到在网络上流传的一位妈妈写的《已然来不及》和毕淑敏的《愿你与这世界温暖相拥》,一种复杂的情绪在我心中升腾,我们的“美育”在哪里?我们的孩子从哪里获得“真善美”的力量,并不是每个被伤害的孩子都有自我修复的能力,即使修复好了伤痛也是永远的。只希望父母、老师看到之后都可以反思自己平时的“教育行为”,让我们洞穿世俗的琐碎与平凡,拥抱生命的辽阔,用爱、真善美温暖别人,和这个世界温暖相拥。




萍乡学院 版权所有 地址:江西省萍乡市萍安北大道211号 邮编:337055 联系电话:0799-6682698 传真:0799-6682222